博客网 >

韩素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她半個世紀始終如一﹑
全情傾心‘新中國’

我與韓素音的忘年交
·劉振廷


  二十多年前﹐國際間著名的親中國作家韓素音訪問泰國﹐我的採
訪稿被報社中了不實內容﹐刀雖興師問罪﹐但也主動伸出友誼之手﹐
與我交朋友。如果不是一篇文章惹了禍﹐哪會有這段意想不到的‘忘
年交’﹖

  認識國際知名作家韓素音受一段偶然小插曲所牽引。一九八二年
九月的一天中竿﹐當時的韓素音已經六十五歲﹐依然神采奕奕﹐單槍
匹馬來到曼谷﹐一方面是應東南亞筆會的邀請參加頒獎活動﹐另一方
面也為了找一些文學創作素材﹐來撰寫她的一部浪漫小說《女巫》﹐
描述泰國阿瑜陀耶王朝中泰關系淵源。

  當時﹐柬埔寨戰爭仍如火如荼地進行﹐二十萬越南大軍仍佔領柬
埔寨﹐造成大量柬埔寨人湧向泰國邊境逃難。韓素音徵得泰方同意﹐
採訪了泰柬邊界幾座難民營﹐以了解國際難民事務和人道團體如何施
助那些難民。

  當時的我才是個二十歲出頭的小伙子﹐在曼谷一家華文報跑外勤
﹐得知心儀已勺的‘左翼’作家韓素音大駕光臨曼谷後﹐十分興奮地
奔往她所下榻的全球最佳的東方大酒店進行獨家採訪。

  不料﹐我寫出的規規矩矩的新聞稿﹐竟被編輯部的‘黑手’同事
畫蛇添足﹐文章內容有些出入﹐竟無中生有說韓素音的泰國之行是為
了推銷其作品而宣傳﹐另一段文字提到的‘四人幫’首腦江青當時在
北京獄中編玩偶的故事﹐是韓素音從一般老百姓聽來的傳聞﹐根本不
是北京高官親口告訴她的。

  這些烏龍文章﹐令韓素音沉不住氣﹐連忙叫了酒店公關找我去‘
算賬’﹐刀要求只要刊登‘更正啟事﹐澄清事實’才能平息怒氣。由
於有‘大禍臨頭’的預感﹐於是我來個拼命三郎﹐從距離不遠的報館
急跑去酒店﹐把真相原委從頭說到尾。我坦白告訴她﹐泰國華文報一
般上沒有更正或澄清的習慣﹐因為那是不名譽的。我為了那件事還跟
編輯吵了半天﹐可是闖禍的編輯始不肯悔改﹐甚至說‘就讓地錯就錯
’。無奈﹐我只好獨當一面﹐跟大作家賠不是。由於她大人不計小人
過﹐這場‘筆墨官司’很快告一段落。

  韓素音說﹐她念我年幻輕輕﹐經驗不足﹐‘以後要避免這類情事
發生’。話說完﹐她還主動伸出友誼之手﹐表示要跟我做朋友。我受
寵若驚﹐一時發發愣。心里還想﹐人是不打不相識的。如果不是一篇
東西惹的禍﹐哪會給我帶來一個意想不到的‘忘年交’緣分﹖比我大
近四十二歲的那位‘老’朋友﹐回到瑞士洛桑家後﹐寄來幾封信和幾
本著作給我。她的信件﹐多是以英文手寫的。

  第三任丈夫陸文星

  一年過後﹐韓素音舊地重遊﹐她這次來多了一個人。陪她來的﹐
是共同生活已有二十六年的第三任丈夫陸文星。陸文星是一位印度醫
生﹐溫文爾雅﹐他對中國事務有相當了解﹐還能說幾句簡單中國話﹐
喜歡吃中國菜。

  那天下了班後﹐韓素音約我陪他們到曼谷唐人街開開眼界。我事
先聲明自己是個無車階級的窮記者﹐她說‘這無所謂﹐人﹐本來就靠
兩條腿走路’。我們行裝簡便﹐三個來自不同地方的‘外國人’﹐不
約而同都穿著拖鞋逛街。

  我們邊走邊談﹐韓素音說﹐她根本不喜歡住豪華酒店﹐很沒有意
思。更何況﹐天天所接觸的都是達官貴人﹐要講排場﹑說官話﹐不是
一幅真實生活寫照。她倒喜歡富有人情味的小市民情調。刀還說﹐世
界上的貧民困家庭比有錢人多﹐不照顧那些多數社群﹐那怎麼行﹖

  韓素音和印度籍先生吃膩了山珍海味﹐很想吃泰式火鍋﹐看看到
底與重慶火鍋有何不同﹐也順便了解泰國普通人的夜生活。我們到達
唐人街時﹐正是華燈初上﹐遊人熙來攘往﹐好不熱鬧。韓素音說‘這
喧嘩奶像廣州等華南地方﹐這種情景在歐洲是難得一見的’。她又說
﹕‘我到過世界很多地方﹐跑來跑支﹐是喜歡的還是各地的唐人街。
因為那里總會保留著祖先傳下來一股中華氣息﹐更重要的在那里可以
找到用筷子的中國餐館﹗’‘無論以前在香港或目前旅居的瑞士家裡
﹐我一直反對刀叉用餐﹐我向來就是用筷子吃飯的……筷子是中國人
發明﹐作為海外中國人應當珍惜這種筷子文化。’跟韓素音幾次聊天
﹐她總是強調‘我是廣東客家後裔﹐我的根永遠在中國’。

  韓素音一九一六年生於中國河南﹐在北京讀中小學及進燕京大學
讀醫學預科。三六年赴比利時學醫﹐四二年赴英國工作﹔四八年在英
國獲醫生資格並從事醫務工作﹔四九到五二年任職香港瑪麗醫院﹔五
二年赴馬來西亞柔佛州當醫生﹔五九年在新加坡南洋大學文學教席﹔
八十年代定居瑞士洛桑。韓素音還告訴我說﹐四十年代與她合著處女
作《目的地重慶》的一位美國女醫生建議她改名。那時候﹐刀在四川
跟這名美國女醫生學婦產科。

  韓素音透露﹐其實她有當時國民黨政府發給的一本護照﹐但她痛
恨國民黨﹐不願同蔣介石的人一起遷去臺灣。另外﹐新中國政府又沒
有發給護照﹐就只好多年留在香港。後來﹐跟英國人結婚﹐就有了英
國護照。還有一點﹐當時自己也估計英國人是不會侵略中國﹐所以一
直保留英國籍。

  韓素音坦率告訴我說﹐她先後結婚過三次﹐並非一些報章所說的
‘有五次’。她的首任丈夫唐保黃﹐是國民黨政府中一名不公開的外
交官﹐夫婦兩人的性格與政見都不合﹐過得很不愉快﹐他後來死於共
產黨人的槍下。

  第二仟丈夫﹐是英國人李安納德·堪貝爾﹔韓素音坦白說﹕‘沒
想到他原來是個花花公子﹐一天到晚花天酒地﹐我實在受不了﹐我們
生活不到兩年就分手了﹗’。韓素音說﹐最幸福的還是現在身邊的印
度丈夫﹐體貼溫柔﹐彼此相敬如賓﹐從沒發生口角過’

  新中國成立後的幾年﹐韓素音多次直北京做客﹐受到多位中共要
員招待接見。她與中國總理周恩來和鄧穎超夫婦私交甚篤﹐至少晤面
十幾次﹐也作過鄧小平﹑江和華國鋒等人的座上客。

  盡管一九六六年爆發了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但韓素音則始終
如一地傾心‘新中國’而奔走於歐美和非洲等二十多個國家﹐為中國
作義務宣傳。

  她說﹕‘我有必要那樣做。因為當時世界亂中蘇兩國交惡﹐戰事
一觸即發。再說﹐當時許多國家和國際團體都對新中國不十分了解。
沒想到﹐結果竟被蔣介石政府打上“共匪”烙印﹐美國中央情報局也
把我的名字列入黑名單長達二十多年之久。’

  韓素音說﹐‘我根本不是共產黨員……我是無黨無派的人﹗’但
她承認在燕京大學念書時參加過學生運動﹐學生裡最有名的共產黨員
﹐就是後來當了外交部長的黃華。

  韓素音說﹐中國文革並非都是完全錯誤的﹐其中一些東西是可取
的。相信再過幾年會有人拿來實踐。要是當時大家不走極端﹐有理性
﹐沒‘四人幫’來干預或奪權﹐中國的革命理想就不會被扭曲。

  二十一年前接受筆者訪談時﹐韓素音曾預測今後中國會出現‘政
通人和’的局面﹐共產黨人會開明地以‘斗智而非動武’的方式來解
決總是。‘不像你們所在的一些東南亞國家老是發生兵變﹐改朝換代
﹐那怎能長治久安呢﹖’

  談起臺灣前途時﹐韓素音很驚人地說‘臺灣難免有天回歸中國﹐
給中國共產黨統治。’每次提到臺灣難免有一天回歸中國﹐給中國共
產黨統治。每次提到臺灣﹐韓素音似乎對蔣介石國民黨十分痛恨。她
總是重複她在舊中國那段學生時代﹐受國民黨特務欺壓迫害。她說自
己根本沒有做對不起中國人的事﹐為何國民黨老是不放過我’﹖

  我問刀﹕‘既然熱愛祖國﹐何不肯到中國落葉歸根﹖’﹐韓素音
答道﹕一個給中國當義務當宣傳的人﹐如果老是留在國內﹐不到海外
穿梭活動﹐那就沒有意義。

  韓素音在此引用中國一句俗語‘家醜不外揚’來支持她的觀點。
她說﹕‘我總是把中國好的一面介紹給西方人。你知道西方人喜歡哪
類東方人﹖他們要的是那種喜歡罵自己國家的人。可是﹐我就不買他
們的賬﹗’。

  但是﹐我也看到﹐並不是所有海外中國人都會同意韓素音的‘愛
國’觀點﹐更有不少人對她的過去一些做法大感捻。流亡海外的中國
殿議分子曾批評韓素音的宣傳手法‘比中共更蟲惑人心’。

  最令他們痛心疾首的﹐莫過於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
﹐韓素音並不同意學生的做法﹐因此也被批評為站在鎮奪學生的立場
﹐背叛自己學生時代的理想。此外﹐晚年在曾經痛恨和批評過的資本
主義英國和瑞士等地生活﹐這樣使她被民運及右派強烈批評。

  近年﹐我與韓素音也斷了音訊﹐但她對中國老百姓的樸素感情﹑
對中華文化的熱愛﹐永遠令我難以忘懷。
<< 韩素音的家庭生活 / 关于更换职业的若干思考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花殇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