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韩素音的经历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韩素音的经历

韩素音1917年中秋节出生于中国河南省南部信阳周家谷。父亲名叫周映彤,是一位中国铁道工程师。母亲是比利时人,名叫玛格丽特。韩素音是家中第三个孩子,周映彤给这个混血娃娃取名叫周光瑚,又名周月宾。玛格丽特给她取了个英文名字,叫罗萨莉。

河南只是韩素音的出生地。周映彤祖籍是客家人,公元十三纪时定居广东梅县。大约17世纪后叶,周家从广东迁往四川郫县落户。周家原本经商,经济富裕了,子女都有条件入学。周映彤自小受到良好的教育。1903年,他考上了官费留学生,前往比利时学习铁路工程,在那里爱上了比利时姑娘玛格丽特并结为夫妻。这个中西合璧的家庭,共生下了八个混血儿。在这样的家庭里,韩素音从小从父亲那里接受中国传统的文化教育,又从母亲那里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兼通中西文化,为她日后成为中西方文化的桥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韩素音是一个倔强的女性。她自己说:“我这个人从来不从属于任何势力,——我是一个孤独的、反抗的、孑然一身的人。”15岁那年,母亲不愿供她上学念书,她就进入北京协和医院当打字员,走上了独立生活的道路。她靠自己当打字员的积蓄,进入燕京大学医学预科。3年后,她考取官费留学生,前往比利时学医。未及毕业,她回到中国。19381015日,韩素音与少年时代在北京结识的朋友唐保黄在武汉结婚。唐保黄的父亲是大军阀吴佩孚手下的大官,唐保黄又是蒋介石的忠实门徒。1942年,唐保黄被国民党政府任命为驻伦敦的代理武官,韩素音随他前往英国。期间,两人感情破裂,韩素音走出家庭,于19449月考入英国一家医学院,过着穷学生的生活。194710月,唐保黄在中国东北抚顺战场战死。韩素音带着养女蓉梅,在英国经医生为业艰难谋生。不久,她带着蓉梅到了香港。她拒绝台湾的国民党政府欢迎她到台湾居住的邀请,来到马来亚(今天的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栖身,先在马来亚总医院工作,还在南洋大学兼课,后来自己开设私人诊所谋生,每天要看上百个病人。

生活把她铸就成作家。在繁重的医务之余和艰难的生活压力下,韩素音居然又拿起笔来。韩素音说:“今天我成为一个作家,完全是凑巧,完全是由于我于一九三八年回到中国,同保黄结婚,以及我们共同生活中令人痛苦的冲突等因素促成的意外结果。”她在接受中国作家叶永烈的采访时说:“医生、教师、作家,三位一体,目的是一个——救人!医生给人的肉体治病,教师和作家给人的灵魂治病。医生用药治病。教师和作家不用药,用精神文明,使人的灵魂变得健康!在医生的队伍中,出了许多作家,恐怕就在于医生和作家具有许多共同的地方。作家是灵魂的医生!”

1940年,处在苦闷的婚姻中的韩素音从重庆来到成都,在美国卫理公会办的教会医院——成都进益产科医院学习,在玛丽安·曼利医生的鼓励下,写下了自己的第一本书《目的地重庆》,这一年,她23岁。1942年初,韩素音的《目的地重庆》在美国出版,拿了350美元稿费。这本书上她第一次用“han suyin”这个名字。“素音”的意思是“小小而平凡的声音”。

10年后的1950年,韩素音出版了长篇小说《生死恋》,轰动了文坛,成了东南亚小有名气的作家。1952年出版了《好事多磨》,1956年出版了《餐风沐雨》。1964年至1979年,韩素音完成了自传体四部曲:《伤残的树》、《凋谢的花朵》、《寂夏》、《吾宅双门》。

迄今,韩素音已经出版了二十多本著作,差不多都是写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位出生在中国的欧亚混血作家,在西方读者中赢得极高的声誉,有着“中国通”的美誉,她是一座架在东西方之间的桥梁。

韩素音后来和一位印度工程师结婚,感情甚笃,她给他取了个中国名字叫陆文星。他们在瑞士洛桑丽曼湖畔一幢公寓里,过着简单的生活。房子不大,没有电视机,没有娇车,没有保姆,自己动手做家务。韩素音每年大约有5个月时间在洛桑写作,其余时间用来旅行。她最喜欢去的地方是:中国,印度,美国。她是一位靠稿酬维持生活的作家,她舍不得花钱请保姆,却把自己的劳动所得捐献给中国,还设立了“陆文星韩素音中印友谊奖”,“韩素音东西方科学交流基金会”。

时光回到1956年,正是中国百花齐放的年代。这年夏天,韩素音回中国访问,国务院安排她在全国进行参观访问。她来到四川。她在自己的自传体小说《吾宅双门》里说:

我去了我1940年和1941年时常去的大学。在去大学的路上,我们经过玛丽安·曼利的助产医院的院址,原来的医院已不复存在了,那间小砖木房子的房址上造起了一幢工人住宅。他们告诉我,成都正在实现工业化,“上海来了许多工人——还有很多要来——兴建工业项目。因此可以见到大量的年轻工人,这儿出现了和重庆一样的人口增加的现象。工人们第一件事是结婚,生上一两个孩子。他们从来没有过过这么好的生活。”

汽车经过那儿的时候,我想起了玛丽安·曼利,想起了她被中国驱逐出境的情形,我们在香港见面时她满脸的泪水,哭得那么伤心,因为人们不再要她了

    在大学里我见到了我40年代就认识的两位教授:曾因为我一颗晚出的智齿而关心过我的口腔系的黄教授,我在玛丽安·曼利的医院里当助产士时见过的妇科专家俞大夫。(连载六)
<< 男人35岁前必做十件事 / 韩素音的中国情结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花殇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